農糧 漁業 畜牧 休閒
成功案例
目前位置:漁業 / 成功案例 友善列印
個案基本資料
郭瓊英
姓名 郭瓊英
農場名稱 旺祥達企業有限公司
所在縣市 臺北市
經營項目 鰻魚
輔導措施與成果
臺灣區鰻魚發展基金會董事長
第一個帶著鰻魚去日本插旗子的女老闆,把臺灣的鰻魚養殖業推上國際舞台
照顧100多個臺灣頂級鰻魚養殖戶
郭瓊英
姓名: 郭瓊英
農場名稱: 旺祥達企業有限公司
所在縣市: 臺北市
經營項目: 鰻魚
輔導措施與成果
臺灣區鰻魚發展基金會董事長
第一個帶著鰻魚去日本插旗子的女老闆,把臺灣的鰻魚養殖業推上國際舞台
照顧100多個臺灣頂級鰻魚養殖戶
從農故事
逆境中只知道一定要成功的臺灣阿信
父母親皆來自書香世家,家世背景相當富裕,卻因早年產業環境改變,一夕之間家道中落,讓郭瓊英的少年時期嚐盡人情冷暖,過著有這餐沒那餐的生活,那時她常常在想:「有田種的人,不怕沒飯吃。」一種貼近土地的想法,在幼小的身軀中悄悄萌芽。
民國64年,高商畢業的她才21歲,憑著優異的成績進入有貿易往來頻繁的日商公司當會計。該日商以進出口生活物資為主軸,其中,也包含了鰻魚的進出口。當時,沒有資格失業的她,日夜苦讀日文,只怕錯聽老闆說的每一句話。有一天,對應日本客戶的秘書請了長假,她被派上場做指定代打,大家才發現公司「會計」日文原來這麼厲害。從此,她一人分飾多角,包辦了會計、翻譯、甚至是所有貿易進出口文件的工作,而深獲老闆重用與栽培的她,默默地累積了14年的硬底子實力!
Minus的事業起跑點,沒敢想只能向前走
民國78年,日本泡沫經濟後日商撤資,包括她在內的員工全遭資遣。於是,她挾著多年的工作經驗與鰻魚專業,把房子抵押向銀行貸款了一千多萬元,決定自己當起老闆。雖然郭瓊英的事業,從Minus(意為負債)開始起跑,但她可無暇多想,只能向前走。
不知道別人是否能認同她以女性身份來角逐鰻魚市場,但郭瓊英很清楚,不建立差異化,就無法在眾多男性競爭者中生存。所以創業初期,她就決定朝自創品牌的方向走下去,就算是半年付不出員工薪水,她也沒想過要放棄。如今,郭瓊英當年的Minus,早就變成Plus+(意為正向資產)了。除了給員工優渥的薪資保證,同時還能照顧100個為她供應頂級臺灣鰻的養鰻戶。
貫穿一生的哲學,媽媽教她要懂的吃虧
建立品牌的先決條件「品質穩定、價格穩定、供給穩定」,缺一不可。長期接觸日本市場的她深知,要在價格波動大的鰻魚業立足,就得「穩定信譽」,簡單的4個字,做起來卻很難。郭瓊英能不被臺灣鰻魚產地的行情左右,只求賺取合理利潤。面對眼前龐大價差利益她不會心動,她選擇遵守承諾,來建立和客戶、供應商之間的穩定信譽,也奠定了長期獲利的基礎。 除了說到做到,還要「懂得吃虧」,這個觀點成為郭瓊英穩穩立足於鰻魚業重要關鍵。影響她一生最重要的人,是媽媽。她的媽媽總是這樣說:「事情這樣做不行,就那樣做,還是不行,就退讓一步,吃虧就是佔便宜。」這成了郭瓊英做人處事的中心哲學,貫穿了她的一生。
「有時候妳覺得吃虧了,但在未來可能是佔便宜。因為人家會覺得妳這個人是可以商量的,客人保住了,訂單遲早就會來,而且以後你要賺他的錢都有,這後面的無限大,有的人看不到!」 不同於臺灣大部份同業都是「看天吃飯」,她領悟到企業要永續,「看人吃飯」更重要,擁有信任,才能在這個供貨不穩定、品質不一定、價格不固定的市場,取得保證。「養殖的人也要把他顧好,他不養鰻魚,我們就沒有鰻魚可以出?有時候別人砍他們的價格或怎樣,我們不要這麼做,他們就知道我們這家跟別人不一樣。」郭瓊英爽朗地說。
像養孩子一樣來養鰻囝仔,並且見好就收
郭瓊英對鰻農的選擇及要求很多,除了要按照她指定用非企業養殖方法養魚,飼料還必須使用前置作業費時厚工的粉料才行。她說:「養鰻魚好像養小孩一樣,咱養囝仔,你嘜叫伊呷餅,都是煮飯呷。養鰻也是一樣,要吃粉料,鰻魚的皮肉才會肥又亮」。 此外,深諳日本「四尾中心」理論的郭瓊英,只要產地養殖者的鰻魚符合該規格,就要收手搶市。因為日本人在24節氣中大暑過後的第2個丑日,有食用鰻魚習俗。當地喜歡買每公斤「四尾」大小的鰻魚,其展開後剛好覆蓋滿餐盒表面。她不諱言,有些人為求魚大價高拚命囤貨,但鰻魚養的越大,生病風險越高,做生意,見好就收最好。
第一個帶著鰻魚去日本插旗子的女老闆
臺灣鰻魚有多好吃,等級有多高,在郭瓊英去日本宣傳前,沒有人知道。透過漁業署的補助,郭瓊英以臺灣區鰻魚發展基金會董事長的身份,到日本宣傳。會場上,一個來自臺灣的小女子,一手輕輕鬆鬆抓起鰻魚尾巴的功夫,造成日本媒體界的轟動。數十年寒窗無人問,一舉成名天下知,她的這一舉,把臺灣的鰻魚養殖業推上國際舞台,創下臺灣鰻魚行情史上新高、無與倫比的榮景。
郭瓊英,靠獨一無二的價值觀建立了她的鰻魚王國。或許在年少時,想親近臺灣土地的心願一萌芽,註定了她與臺灣農漁業密不可分的宿命,她的一段話,為住在臺灣的你我開了另一扇窗:「人們應該回歸於農漁,親近我們的土地,最起碼,大家可以做到自給自足,人有土地,肯做,就有飯吃。」
回上頁   回上方